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联想远程服务 >> 正文

红莲劫 23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莲劫 23

第六十三章 两人的战争

当第一缕晨光烘暖这初冬微冷的清晨时,锐雯走到战争学院的传送地。

“是时候了。”

一道炫目的白光让锐雯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随后她周身感到了无法言状的空间无形的拉扯扭曲感,当再次睁开眼时,锐雯已经被传送到了召唤师峡谷。

她抬头四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通往上路的方向。

锐雯握紧了符文之刃,内心像是暗暗做了什么决定后,缓缓向上路走去。

战斗的开始并没有让锐雯多么兴奋,她的眼神依然暗淡无光,直到她靠近最外面的防御塔,远远地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她的眼中才出现了明显的情绪,而这情绪也许连她自己都无法解读清楚。

“今天天气很好,我陪你出去走走好不好?”卡特琳娜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泰隆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这几天她的心情一直很好。

泰隆欣然点头,你可知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早晨外面还是有些冷,你伤还没好透,穿这么单薄就出去。”卡特琳娜轻声嗔怪穿着单薄就要出门的泰隆,捧出一件披风,安静的为他系着披风的带子。

清晨稀薄的阳光斜照进窗户,将她微动的睫毛染成了金色,光线中的尘埃肆意漂浮,仿佛时间凝固在了这一刻。着迷一般,泰隆轻搂住卡特琳娜的腰,低头慢慢靠向她突然抬起的错愕的脸,两人本就近在咫尺的距离此刻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温热的鼻息。

泰隆眼底的温情感染了卡特琳娜,然而在她准备闭上眼迎接这来自唇部的炽热时,脑海中却闪过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于是她一个转身挣开了泰隆的怀抱。

卡特琳娜低着头没有说话,反倒是泰隆先开了口试图缓解这尴尬:“我们走吧。”

“嗯。”

看着卡特琳娜逃也般的向门口走去,泰隆苦笑一声,跟上卡特琳娜。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多久都不在乎。

转眼间,锐雯劈飞了周围所有小兵,直逼对面的那个人。然而当她冲上前去举起符文之刃时,却迟迟没有劈下去。

呵,两年了,本以为对你早已恨之入骨,可到了这一刻,终究还是无法对你下手吗,德莱厄斯。

对于锐雯的出现,德莱厄斯眼中没有丝毫波动,看到她迟疑的动作,德莱厄斯眼中闪过寒光,迅速旋转巨斧将锐雯拉到自己身边,“脱离了诺克萨斯之后,你就变成了懦夫吗?”

锐雯被德莱厄武汉看羊癫疯医院哪个好斯嘲谑的语气激怒,握起符文之刃横向一劈,紧接着自己灵敏的向后方后退,与德莱厄斯重新保持距离。

“你一点都没有变,冷血、无情。”锐雯看着德莱厄斯,恨恨的吐出几个字。

“你倒是变了不少,对敌人的杀戮之心居然会产生犹豫。”德莱厄斯轻蔑的回应。

“是吗?”话音未落,锐雯急速向德莱厄斯冲锋,眼中充满了杀气,符文之刃隐隐散发出绿色的光芒,她抬手一声怒吼,一道冲击波从符文之刃中被挥出直击德莱厄斯。

德莱厄斯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就对了。”他对那道凌厉的冲击波毫无躲闪之意,迎面冲向锐雯,高举巨斧,向她发出致命打击。

锐雯见势向侧面翻滚避开了这一攻击,盖伦从右方冲出击退了德莱厄斯,不一会塞恩也赶来协助德莱厄斯,加入了上路胶着的对峙。

魅影大剧院里人声鼎沸,诺克萨斯的人都聚在里面透过魔法传送器观看这场召唤师峡谷的比赛。经过剧院门口时,卡特琳娜停下了脚步。

“要进去看看吗?这场比赛锐雯也有参加。”泰隆见卡特琳娜停在了门口,猜测她是想看这场比赛的,就算是因为想看那个人,他也不介意。

出乎意料的是卡特琳娜却拒绝了,“不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走到了魅影剧院外面广场中心的喷泉,这个大理石喷泉是诺克萨斯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小时候总是和妹妹一起来这里玩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看着喷泉旁几个嬉闹的孩童,卡特琳娜想起了童年。

喷泉迸出的水花散落在空中成了水雾,氤氲中一抹七彩吸引了卡特琳娜的目光。

“盖伦,快看,彩虹!”卡特琳娜心情大好的指着喷泉。

听到她的话,泰隆却僵在了原地,“你刚才...叫我什么?”

“嗯?什么?”卡特琳娜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言,回头不解的看着泰隆。

“没,没什么。”泰隆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还是放不下他吧。

锐雯充满满愤恨的双眼,整场比赛死死盯着德莱厄斯,仿佛从无旁人般的与他对峙。直到比赛结束,她甚至没有心思注意这场比赛的结果究竟如何。

传送回战争学院,锐雯若有所思的坐在长廊边,擦拭着符文之刃,脑海中响起刚才比赛最后一刻德莱厄斯对自己说的话:“我的手下为什么曾经会有你这种逃兵。”

德莱厄斯,明明是你毁灭了我,却说我是逃兵,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回想起战场上德莱厄斯那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攻击和凶狠冷漠的眼神,当真是把锐雯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浇灭。

这就是曾经被自己奉为信仰的人,也是亲手摧毁自己信仰的那个人。

呵,德莱厄斯。

第六十四章 放逐之刃(上)

十四年前

锐雯的家在诺克萨斯沿海的一个小渔村,父母是典型的朴实渔民,有时候手巧的母亲也会用贝壳做一些饰品售卖给来此游玩的游客。

那时的锐雯还是个开朗爱笑的女孩子,在海边和小伙伴们玩水、拾贝壳构成了她的童年。每天早晨在海浪声中醒来,转过头睡眼惺忪的她会看到炉灶上母亲做的早饭在噗噗的冒着热气,海风拂在她小麦色的脸颊上,带着咸咸的味道,她一直坚信她们一家三口会永远过着这样安逸美好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一群强盗无情的刀枪终止了锐雯一家幸福的生活。锐雯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一晚,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伙强盗闯进渔村,夜晚村庄的宁静被厮杀声和抢夺声打破。锐雯的母亲惊恐的抱紧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锐雯,她的父亲将窗户打开一条小缝,侧身凑上去看向外面,此时的村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反抗的村民尽数被强盗们杀死,甚至来不及呼救,刀刃划过皮肉的声音清晰的传来进耳中,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外围已经被抢过的家户已经被强盗火烧,在火光的映照下,锐雯的父亲看到那群陌生而狰狞的面孔正向自己家的方向迫近...

稍作镇定后,锐雯的父亲在门旁拿起一把长鱼叉,转头对锐雯的母亲说:“孩子的妈,你带锐雯快躲到床底下去。”

锐雯的母亲看到丈夫这决绝的表情,什么话也没有说,将锐雯抱到床底,“雯雯,在床底藏好,千万不要出声!”然后她回头同样拿起一把鱼叉,坚定的走到丈夫身边。

锐雯的父亲太了解妻子的性格,于是没有再阻止,抓紧了她的手。

“父亲,母亲,不要丢下雯雯...”锐雯钻出床底,眼泪汪汪的看着父亲和母亲。

看着如此年幼柔弱的女儿,锐雯的母亲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抱住锐雯哭了起来,“答应母亲,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锐雯的父亲上前拉开妻子,把锐雯重新抱回床底,“孩子,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来!”

“父亲,母亲...”锐雯依然探头出来。

“快进去!”一向温柔的母亲突然厉声对锐雯命令道,接着立刻转过头去,她知道如果再多看女儿一眼她就会不顾一切的去抱住她。

这时,门被踹开,几名强盗闯进屋内,锐雯的父母叫骂着反抗,可他们如何是这些带着刀枪的强盗的对手?没一会,就被强盗用刺刀刺死,倒在了地上。

锐雯在床底惊恐愤怒的看着血泊中的父母,她用颤抖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惊叫出声来。

强盗们在翻过锐雯家各处之后,拿着一些值钱的东西准备离开,并没有发现锐雯。然而当强盗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锐雯没有忍住的一声啜泣让强盗停下了脚步,“床底有人!”

强盗拿起刀慢慢走向床的位置,恐惧的锐雯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父亲,母亲,女儿来陪你们了。”

然而就在那些强盗的脚步离床只有咫尺的距离时,他们却突然惨叫起来,接着倒在了地上。锐雯被他们的叫声惊得睁开眼,发现似乎有另一伙人闯进了屋子,那些强盗已经全部被杀死。这时,床被掀开,锐雯惊恐的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些士兵穿着的人。

一个头领样子的人伸出手对锐雯说:“别怕,我们是诺克萨斯军队的。”男子低沉的声音让锐雯感到信任,她颤巍巍的伸出手,被男子拉起。

“你在这不要乱跑,我们去救剩下的村民。”说罢男子转身跟着士兵们出去。

看着曾经温馨的家现已满屋狼藉、面目全非,疼爱自己的父母如今已是冰冷的尸体,锐雯终于大声哭了起来,“父亲,母亲,今后我要如何一个人活下去?”不知哭了多久,绝望的锐雯拿起一把鱼叉,对着自己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然而当她刚准备用力插向自己的心脏时,手中的鱼叉被人打掉了。

她错愕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发现是之前救了自己的那名首领。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父母拼了性命保护你,如今你却要轻生?”

“父母都已不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锐雯说着又哭了起来。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以后足以保护任何对自己重要的人或物,而不是选择懦弱的死去。”

听到这里,锐雯停止了哭泣,怯生生的盯着男子,“我可以吗,像你一样?”

“当然,不过首先你要活下来,等你长大了,可以进我的队部。”

“好。”锐雯擦干了脸上的泪,捏紧拳头,心中默默想:“我一定要把自己变得强大!”

“报告将军!所有强盗已经全部被杀死,剩下的村民获救。”一名士兵跑来向头领报告。

“好,我知道了。”男子看到锐雯放弃了轻生的想法,放心的转身离开。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锐雯对男子的背影问道。

“德莱厄斯。”

后来锐雯被生还的一家村民收养,从村民的口中得知,德莱厄斯带兵打仗归来,正好经过渔村,发现村里嘈杂纷乱,似有尖叫声,于是靠近渔村,才发现有强盗闯入这里,便立即带兵进村收拾强盗,解救村民。

曾经天真活泼的锐雯一夜之间变得沉默寡言,村民们看到这样的她都暗暗叹气,那场噩梦对这孩子的阴影和伤害太大了。

六年后的一个晚上,她剪掉了自己及腰的长发,短发的她显得更加精神干练,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早已生疏的笑容,“我想,这一天到了。”

第二天清晨,锐雯终于离开了渔村,没有带任何行囊。

六年来,除了对父母深深的思念,还有个身影始终印在她的心中,那个有着黝黑皮肤、魁梧身材的男子,那个救了她并给了她生的希望的男子。

十八岁的她没有直接去找德莱厄斯,而是来到了诺克萨斯新兵招募点,在报名和初步的测验后,她成为一名新兵。

进入军队后,锐雯坚定的毅力和每次训练中出色的表现引起了她的长官的注意,虽然她是女兵,却没有输给男兵分毫,甚至更胜。很快,若克萨斯即将组建的一支精英部队在各部队招人,名额只有一个,由长官推荐人选。锐雯被她当时的长官推荐给了军队总部,当时有很多男兵不服气为何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去选拔精英,甚至有人说锐雯根本和那名长官有染,结果是这些人被锐雯一一打倒。

这些被推荐给总部的人并不代表他们成为了精英部队的一员,他们将要接受两年的秘密训练,一百个人最后只有十人能够进入精英部队,其他全部被淘汰。

进入精英部队选拔训练的人除了各部队的精英就是那些贵族的儿子,锐雯不仅一点背景都没有,还是个女孩,一开始并不被人看好,甚至被嘲笑:“女人能进部队已经是难得了,还想成为精英部队的一份子?真是不自量力!”锐雯并不管别人如何说,只是一心准备着即将到来的训练。

“这样,我就又离你进了一步吧。”

训练开始后的一周,已经有十几人主动放弃了,要知道这训练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坚持的下来的:每天士兵们只能睡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在进行着各种高强度训练,负重跑山路、暴晒训练、耐严寒训练、侦查技能训练、对于各种武器运用的训练以及各种模拟战场....渐渐地,锐雯发现自己的体能跟不上,可每到放弃的边缘她脑中都会回想起德莱厄斯当年对自己说的话:“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大到以后足以保护任何对自己重要的人...”她便会再次坚持下来。

转眼间两年就快过去,此时选拔部队里只剩下二十人,包括锐雯,人人都道她是个奇迹。

在最终的选拔比赛中,这二十个人将在一个山谷中进行生存考验测试:身上不带任何工具和食物,到山谷中心寻找到诺克萨斯军旗并找到山谷出口的营地。而这个测验真正可怕的地方是,军旗只有十面,没有拿到军旗的人将会被处死,这意味着将有一半的人拿不到军旗,他们将要在山谷中进行争夺甚至互相残杀,因为不对别人残忍,迎接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由于这项测试非常残酷,所以士兵们被允许提前放弃,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谁都不想半途而废,于是第二天清晨,二十个人全部被蒙眼带进了山谷。

进入山谷后,锐雯寻找军旗的过程便不一一赘述,她凭借着平时训练时的经验和技巧,镇定的在山谷中寻找她需要去的位置,没有带食物,便饮溪水,食蛇肉,这些她早已习惯。

终于,在山谷走了一天一夜后,她找到了军旗,这似乎比想象中的容易。但在她带回军旗寻找山谷出口的时候,突然有一人从一旁冲了出来,二话不说便开始抢夺军旗,锐雯早已做好准备,敏捷的闪过身开始与这两人搏斗,他们都没有带武器,两人徒手肉搏,一拳拳生硬的打她身上,她同时还以更重的一拳,锐雯一心想要得到最终的资格,此时已经打红了眼,她太阳穴青筋暴起,大吼着与那人拼死搏斗,最后顺手拿起一块大石向那人头顶砸去,数秒后那人头顶溢出鲜血,倒在了地上。

看到昔日一起训练的兵友如今死在自己手下,锐雯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心中产生了负罪感。

可是想起了当年父母死时的样子,已经德莱厄斯对自己说过的话,她便又狠下心来,“我要变得更强大,我一定要拿到这个资格。”她便拾起军旗继续寻找出口。郑州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

后来又有几名前来抢夺军旗的士兵全部死在了锐雯手下,这残忍的厮杀已经令锐雯麻木,她凭靠着仅存的一点点意识找到了出口的营地,听到一个人的声音说:“恭喜你,通过考验。”后,她就晕倒过去。

休息了不到一周,已成为精英部队一员的锐雯很快被派去参加第一场战斗,她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与她的同伴将敌军啥的片甲不留。

回国后,为了表彰他们,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根据他们每个人战斗的习惯和特点奖励他们每人一把珍贵的武器。

锐雯对长剑的运用极其出色,在军中早已非常有名,于是她得到了一把用诺克萨斯魔法熔铸强化过的黑色符文之刃。

在表彰会的台子上,她骄傲却又有些紧张的看着前来递给她符文之刃的男子。

男子将这把看起来充满无限力量的符文之刃捧与锐雯,而当他抬头迎上她的目光时,突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思考片刻后男子恍然大悟,“你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终于,我凭靠自己的努力靠近了你,德莱厄斯将军。

(未完待续)荆州哪所医院可以治疗癫痫stron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