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爱心蛋糕图片 >> 正文

皇者归来 15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皇者归来 15

第十五章  为何不听我说完

  阿兹尔虚空一握残雪出现在了他手中,剑招在他脑海中浮现了出来,舞动着手中的残雪,阿兹尔自语道“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醉里不知烟波浩,梦中依稀灯火寒,花叶千年不相见,缘尽缘生舞翩迁,花不解语花颔首,佛渡我心佛空叹,此为剑决一式——魂醉梦花”只见残雪剑尖出现一抹冰寒,向着窗外一挥只见那冰寒剑气在空中凝结成了一朵幽蓝的花蕾,四周的空气竟被那剑气给冻结了,那花蕾开始绽放一股悲凉之意从其中散发出来,片刻花蕾已经绽放了大部分。

  莫雷洛并没有听到阿兹尔的话语,看着眼前这还未完全绽放的花蕾,他感觉这花似曾相识,眉头一皱盯着空中的那朵幽蓝之花。

  没过多久那幽蓝之花已经完全绽放,在花绽放的那一刹那,花中散发出来的悲凉之意中透露出一缕令人窒息的死气。

  感受着那缕令人窒息的死气莫雷洛瞳孔轻微一颤,惊讶道“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黄泉之花,这剑究竟是何人所留!”

  这时楼下的路人甲刚从医院出来“啊嚏!”揉了揉鼻子“奇怪这天怎么突然就变冷了”接着抬头一看“哇靠,天上怎么这么大一朵花?”

  然而下一刻那股悲凉之意将路人甲笼罩,路人甲视线出现了模糊,他在那花中竟看见了自己的过往,最后他看到了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女子,路人甲无力的跪倒在地面慢慢闭上了双眼,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轻声道“阿乙我来找你了,希望现在并不是太晚。”说完这个年轻而又坚强的男子自尽在了那里。

  这时瑞兹已经赶到了医院门口看着死去的路人甲,接着又看向空中的那朵幽蓝的彼岸花,轻叹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在其一旁的伊泽瑞尔看到死去的路人甲,直接冲进了医院来到阿兹尔所在的房门外,一脚将门踢开怒吼道“为什么要杀他?”

  阿兹尔轻抚着手中的残雪,淡淡的说道“院长大人你把门踢坏了。”

  伊泽瑞尔冷冷的看着阿兹尔,佩戴在手臂上的护符亮了起来,魔法气息不断的向着他的手心聚拢“我问你为什么要杀他!”说完一道魔法光束向阿兹尔射了过去

  阿兹尔侧身闪过射来的光束,低叹一句“终究还是一个小屁孩,一点都沉不住气。”话音一落瞬步到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是权威伊泽瑞尔面前,右手掐住伊泽瑞尔的脖子戏虐道“为什么吗?现在你就要死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阿兹尔阁下你过了。”门外传了瑞兹苍老的声音

  阿兹尔将伊泽瑞尔甩在地上,淡淡道“对于他的死我并不愧疚,人终有一死,至少他不是痛苦的死去。”

  “你这个混蛋!”伊泽瑞尔一声怒吼,正要起身冲向阿兹尔

  “啪”的一声,瑞兹一巴掌打在了伊泽瑞尔脸上。

  伊泽瑞尔捂着红肿的脸庞,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瑞兹“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瑞兹都不会打自己,他不敢相信此时瑞兹居然会打他

  瑞兹看着捂着脸的伊泽瑞尔轻叹了一声说道“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你这样我如何可以安心离开?你该面对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了,伊泽!”

  阿兹尔看向地上那捂着右脸的伊泽瑞尔,说实话他对伊泽瑞尔并不反感,他之所以这样只是为了让伊泽瑞尔早一点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罢了“我也差不多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临走之前送你一点小礼物,以表示当初你为我带路的报答吧。”说着一指点向伊泽瑞尔手臂上的那一枚护符,随后拉着凯尔走出了房间。

  莫雷洛一脸无语“我说,我帮你半天你不说一句感谢的话也就罢了,你走也带上我啊,诶,等等我啊!”

  瑞兹“……”

  伊泽瑞尔“……”

  片刻后莫雷洛追上阿兹尔,低语道“耗费一丝本命源力值得吗?”

  阿兹尔脚步一顿,平静道“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说完继续拉着凯尔往战争学院门外走去

  “接下来我们要去找那个女孩吗?”凯尔看着阿兹尔问道

  阿兹尔看向身旁的凯尔,脸上露出复杂“对不起,我不是一个专情的人。”

  凯尔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跟我道歉,至少你心里有我不是吗?”

  阿兹尔将凯尔拥入怀中“得此一妻,夫复何求!”

  “呕~”如此气氛瞬间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阿兹尔怒视着莫雷洛,感受着阿兹尔杀人的目光,莫雷洛尴尬的擦了擦嘴“不好意思我感冒了,风一吹就想吐,嘿嘿,你们继续。”心想你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我可怜的早饭啊!

  阿兹尔翻了翻白眼,你就扯淡吧,没听说过灵魂会感冒的,看着莫雷洛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叔,有病得治!”随后残雪出现在他手中接着道“来我给你治治。”

  莫雷洛一脸惊恐“你别过来……我病好了……别过来……啊……”

  一阵殴打后阿兹尔收回手中的残雪,无奈道“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莫雷洛泪流满面道“有你这么治疗的吗!”

  “噗嗤”凯尔忍不住笑出了声,捂着嘴脸上露出严肃“这样是要比刚才好看多了。”

  只见莫雷洛一头灰发被削的只剩下寥寥几根,外袍被阿兹尔裹成一个蝴蝶结绑在腰间,裤子的裤脚居然被切出一条波纹,两个眼圈呈现乌黑。

  莫雷洛抬头看向那蔚蓝的天空长叹一句“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阿兹尔眉头一挑“什么?大叔你说还要再治疗一次!”

  莫雷洛连忙退后一脸恐慌的说道“你别过来,你要再过来我可要喊了。”

……

  终于莫雷洛仅剩的几根灰发也被阿兹尔给削掉,不得不说阿兹尔的剑法甚是精明,如此挥砍竟然没有伤到莫雷洛的头皮。

  阿兹尔看着一头光亮的莫雷洛,一脸得意的说道“削头发技术哪家强?当然阿兹尔专业削头。”

  莫雷洛看着阿兹尔心想,你小子不要等我实力恢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削头发技术到底是哪家强!

  “轱辘~”“轱辘~”“轱辘~”三人的肚子同时响了起来。

  凯尔捂着肚子说道“我们是不是该去吃饭了。”

  阿兹尔干咳两声“好吧,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我们去吃饭。”

  接着三人走向学院食堂,来到食堂门口阿兹尔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食堂阿兹尔记忆回朔到被辛德拉陷害的那一天,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取出腰间佩戴的那把520寝室的钥匙,低声自语道“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或许已经离开学院了吧!”

  凯尔看着在那发呆的阿兹尔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阿兹尔回过神来将钥匙放入怀中的口袋里摇了摇头“没什么,进去吧,你不是已经饿了吗?”

  凯尔并没有过多在意点了点头拉着阿兹尔走进了食堂,刚一走进食堂四面就传来一阵阵心碎的声音。

  阿兹尔没有理会周围的学员拉着凯尔径直的走向一个背负十字刃的少女,双目带着柔情说道“希维尔我……”

  希维尔放下手中的碗筷打断道“不要再说了。”随后看了看阿兹尔身边的凯尔继续道“是我太天真!”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阿兹尔一把抓住希维尔的纤手“为什么每次都不听我把话说完。”

  希维尔转身看向阿兹尔,泪水弥漫了她的双眸,哽咽道“因为我怕,我怕你的话语将我最后的幻想给破灭。”

  阿兹尔轻轻擦拭着希维尔眼角的泪花微笑道“不听完你又怎么知道是破灭还是实现,我想说的是洛阳有哪些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希维尔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永远。”

  眼泪再一次从希维尔美眸中流了出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啊!”一旁的莫雷洛一声痛呼,阿兹尔指了指莫雷洛“不是在做梦。”

  莫雷洛泪流满面“不带这样的。”

  路人丙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哎呀妈呀,第一次看到这么感人的情景,我想我母亲了。”

  路人丁“我说路人丙,人家秀恩爱和你母亲有什么关系?”

  路人丙不屑的看了路人丁一眼“你懂什么,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每当我看到别人恩爱时,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

  路人丁“……”

  两人并没有注意周围的议论,这时希维尔的睫毛在微风中颤抖,阿兹尔的心尖也随着颤动,阿兹尔静静地凝视着希维尔,默默的,默默的靠近,阿兹尔感觉此刻四周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激情荡,有的只是寂静的心动

——阿兹尔轻轻地吻上了希维尔的唇……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猿穴坏山网 | 最好听的游戏音乐 | 申纪兰儿子 | 金美辛资料 | 跳舞的小游戏 | 马伊琍座驾 | 丽江火车站到机场